顺势股票配资 股指期货配资宇邦 期货网 正规股票配资公司 西安汇福股票配资 南昌股票期货配资 贵港期货配资 期指期货配资 南京股指期货配资 杭州卓达期货配资 上海股莘股票配资 重庆股票配资公司 赣州期货配资公司 商品期货开户流程 商洛股票配资 速8股票配资 平阳股票配资 重庆期货配资 聊城期货配资 武汉期货配资公司 商品期货配资网 广东期货配资 国内股票配资实盘 湖南股票配资 都城配资公司 国际期货配资平台 长沙期货配资 盛鹏配资平台 温州股票配资公司 杭州粲然配资公司 衡水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指数网 股票配资条件 众赢鑫股票配资 福辰股票配资 配资平台 百度

拿到国家赔偿4年后 他花光160万 涉嫌偷盗再陷囹圄

2019-12-07 13:53 工人日报
百度 投资未来和泰迪不同,珠宝商人金切糕对电竞行业很乐观,他是SKG俱乐部的投资人。

  在蒙冤入狱17年后,海南打工者黄家光获得赔偿160万元,如今他再次陷入囹圄

  拿到国家赔偿4年后……

  编者按

  黄家光,并非第一例获得国家赔偿后,却理财失败的冤狱昭雪者。在此之前,有媒体曾报道,有获得国家赔偿者陷入骗局。对于脱离社会久已的他们来说,即便获得一定赔偿,但重新找到个人坐标,找到稳定工作、回归生活正轨并非易事。

  毕竟,出狱后的社会,不论是经济行为还是生活方式,都与入狱前大为不同。 事实上,不只是冤狱昭雪者,其它服刑时间较长的服刑人员,在回归社会后也出现了种种不适应,这种不适应,不只是物质生活的脱节,也包括了家庭生活和社会心理脱节,有的人因此消沉,自暴自弃,有的人甚至重新走上犯罪道路。

  不论是否蒙冤,曾遭受长期刑罚的人员回归,都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课题,当地司法部门和社区组织,有必要扮演好“摆渡人”的角色。

  2019-12-07,当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东山派出所民警看到投案自首的涉嫌偷盗者时,不仅惊讶起来,这名自首者在海南可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上过央视。

  自首者叫黄家光,4年前,村子里400多名乡亲用鞭炮声迎接他回家。这个24岁被刑拘的男人,坐了近17年的冤狱后,在42岁时等来了平反。回家那天,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他赔礼道歉,开车送他回家,车子开进村子后,看到乡亲们陌生又熟悉的脸,黄家光突然哭了起来。

  17年的冤狱,黄家光拿回家的还有160余万元的国家赔偿,但是,在国家赔偿4年后,黄家光再次身陷囹圄,之前的160万元早已用尽。

  24岁被捕,42岁回家

  1994年的一天,海口市秀英区东山镇新岭冲村发生的斗殴致死,改变了黄家光的一生。

  那年春节,新岭冲村、哩敢村两村村民因琐事结怨,新岭冲村黄某鹏的胞兄被哩敢村人黄某勇等人殴打,黄某勇平素在乡里横行,口碑极差。当年7月5日下午,黄某勇及其朋友王某童路经新岭冲村时,黄某鹏等人手持刀剑、锄头、木棍追打黄某勇,并在邻村美文坡村将其用乱棍打死。

  事发当天,黄家光在澄迈永发镇打工。事发第2天,黄家光回村看望家人,他被人举报参与了1994年的杀人案。1996年端午节,黄家光被抓。法院一审判处黄家光无期徒刑,黄家光上诉之后,二审依旧维持原判。

  黄家光的父亲黄举志相信儿子蒙冤,他和大儿子黄家达为此事奔走,而黄家光当年在澄迈打工的工友黄举山,也出面证实其没有参与杀人案。

  此后,案件调查一波三折,涉案人员悉数翻供,检察院方面也介入调查,最终于2019-12-07再审该案。再审时,出庭检察员意见称,原判认定黄家光参与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实充分,有新证据证明黄家光参与作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最终,再审判决书的最后,清晰写着:“黄家光无罪”。当年10月30日,黄家光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达成赔偿协议:“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黄家光的申请依法及时向财政部门提请支付两项赔偿金(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共计1604255.65元。”

  2019-12-07,黄家光回到家乡海口市东山镇城西村委会新岭冲村。被捕时,他24岁,白净健康;回乡时,他已经42岁,削瘦黝黑。为他奔走伸冤的父亲,已于1年前过世,坟头杂草林立,家里老屋坍塌。

  受害者包括昔日证人

  去年12月5日,在邻近的新吴镇吃完早餐后的几个小时,黄家光出现在家附近的山坡上。他在贩卖偷来的耕牛时,被新岭冲村村民当场抓住。

  事实上,村里最早发生丢牛,是在去年11月23日凌晨。那是一头壮实的黄牛,两个月前村民黄世武花了近8000元从牛贩子手中买来,还没等养熟就不见了。一个星期后,村里小卖部老板黄举山发现他家怀孕的牛也不见了。那几天,村里人心惶惶,大家都担心自家牛被偷,晚上不敢睡觉。但失窃案还在发生,去年12月3日,隔壁岭尾村的两头牛也不见了。

  去年12月5日中午12点,在海口G224国道42公里处附近的一条小路上,村长黄家勇发现了一辆卡车和一辆小车,偷偷地开进了林子深处。他躲在灌木丛里,看到黄家光和另外3个男人,正准备装走他家的3头牛。黄家勇打电话报警,又叫来了几名村民,当他们跑过去阻拦时,黄家光溜走了。

  民警将其余3名犯罪嫌疑人带走了,有人在黄家光逃跑前拍下视频,发到村里的微信群。整个村子都沸腾了,很多人气愤、震惊,更多的人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偷本村的牛,要知道,盗牛受害者之一黄举山,恰恰就是当年证明黄家光无罪的人。

  事实上,早在去年6月,黄家光就偷了自家大哥黄家达家一头牛,卖了5000元。黄家光回来后跟大哥说,因为没钱,所以把牛卖了,黄家达知道后很生气,但没有报警。

  黄家达知道弟弟偷牛被抓逃跑后,既羞愧又震惊,多次打电话劝他自首,“我说你逃不掉的,跑到哪里都能抓到你!”当天下午3点多,黄家光打电话投案,他向派出所民警供述称,这是第3次作案,一次偷2头牛,3次共6头牛,他负责将牛牵到约定地点,同伙再用车将牛运走,作案地点都选在村子里,白天闲逛踩点,后半夜去牵牛。

  在城西村委会书记黄恒积的印象里,村里上次丢东西还是上世纪90年代,没想到这个“纪录”竟被“名人”黄家光打破了。

  曾经的“大富人”

  1月7日,新岭冲村阴雨绵绵。

  “村里有400多口人,大部分人外出打工,一部分人在家种地。”黄家勇告诉《工人日报》记者,村民务农一年收入约为2万元,很多人和他一样,一辈子都没见过10万元。

  那年,黄家光回来后,不仅成为了村里的“大名人”,而且成为了村民眼中的“大富人”。村民看到他经常抽“中华”“芙蓉王”,穿颜色艳丽的衣服,骑上万元的摩托车,后来又戴上了金项链、金戒指。

  不少人直呼黄家光“160万”。他听到后,什么都不说,只是眯着眼睛笑一笑。

  “其实背地里,黄家光买一块肉,用豆腐煮汤,一连要吃好几天,直到不能吃了才会丢掉。他说,自己向来节约,但现在他是‘名人’,总要讲究些‘形象’。”面对弟弟人前人后的不一样,黄家达有点无奈。不过,黄家达也表示,弟弟回家的第一年,就谋划着为家里盖新房。“家里的老房子已经倒了。”第二年,黄家的新房盖好了,一栋一层楼,一栋两层楼,三兄弟一起住,这是村里迄今最漂亮的楼房之一。

  2015年9月,经媒人介绍,黄家光认识了秀英区长流镇的一个女孩,他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小他15岁的姑娘。两个月后两人在一起了,这个并不大方的男人,经常给对象买衣服、首饰,请吃饭、唱歌……

  2019-12-07,黄家光结婚了,他们在家里摆了20桌酒席,请全村的人都来喝喜酒,酒席一直摆到隔壁“黄氏祠堂”门口。“可这种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黄家达说,黄家光结婚后,并没有和妻子住在一起,因为“在一起就吵架”,妻子觉得,黄家光的身体不好,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导致他脾气暴躁。

  “他才是需要帮助的那个人”

  渐渐地,村里人发现,“大富人”身上的金项链、金戒指都不见了,抽烟也从“中华”变成了“红塔山”,偶尔还会外出赌博、买东西赊账。

  “那160多万元早就已经花光了,不然怎么能去干这事。”走访中,提到黄家光,村里不少老人连忙摇头感叹,纷纷向记者说起这几年的挥霍故事。“听说与别人合资种柠檬、开农庄……可没一件是做成的。”惋惜之余,不少村民也同情他,“和社会脱节了17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过生活了。”

  黄家达告诉记者,正因为赔偿金花光了,弟弟才萌生了偷牛的念头。“他自己算了一笔账:盖房花去了将近50万元;结婚彩礼花去了20万元左右;与人合资种柠檬花了10万元;投资农庄花了10多万元;借给朋友10多万元,赌博输了10多万元,至于剩下的几十万元,他也不清楚究竟花在哪里。”

  距离黄家光涉案,已经过去了20多年。这20多年里,黄家达眼看着弟弟被关押,眼看着父亲为此奔走,眼看着家里起高楼,又眼看着弟弟再次被关押。黄家达始终想不明白,弟弟从有罪变无罪,如今又从无罪变犯罪嫌疑人,到底是因为什么?

  在他看来,出狱四年,怀揣160多万元巨款,黄家光被许多人捧上了天,都希望能够用这笔钱帮助到自己。可事实上,黄家光才是需要帮助的那个人,那个刚出狱时不会用手机、不认识路的黄家光,那个迷茫不知道做什么、突然有钱却没有正确人生观的黄家光。

  “出狱后的第一个春节,阿光对孩子们说,你们要好好读书,叔叔有钱,将来供你们读大学。”那时,黄家达看着黄家光的眼睛,眼神中饱含真切,那是他17年未曾见过,只有在入狱前勤劳工作的黄家光身上,才有的对于美好生活充满渴望的眼神。

责编:刘艳君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