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百度

日韩因这起官司翻脸,让中国挺为难!

百度 在科技上,既要看到整个宋代在中国古代科技史上的地位,也要看到南宋对古代中国科学技术的杰出贡献。

  韩国和日本最近因一个官司闹得不可开交,两国领导人直接“交锋”。日本媒体甚至直言,“日韩关系陷入泥潭”、“情绪性的对立扩大”。这件事也让中国有些为难。

  韩国法院刚刚批准了扣押日本钢铁巨头新日铁住金公司(原新日本制铁)在韩资产的请求,因为该公司拒不执行向4名被征用的韩国劳工支付赔偿金的决定。

  日本方面则竭力炒作,安倍政府也高调“插手”。韩国总统文在寅10日公开批评日本政府,应持更虚心一点的立场,不要挑唆韩国与日本民间发生更大的对立情绪。

  那么,面对韩日这两个邻居因为敏感的历史问题发生激烈矛盾,我们也有必要思考该如何处理这种类似的问题。

  

  在韩日之间,“慰安妇”问题长期以来都是很敏感的“神经”。 是,还有一颗隐蔽的“炸弹”,就是二战强征劳工对日本企业的索赔问题。

  这次韩日之间的矛盾起因是这样的:

  韩国大法院2018年10月裁定日本钢铁公司新日铁住金向4名被强征的韩国劳工每人赔偿1亿韩元,折合人民币大约60万元。

  但是,在这份判决下达后,新日铁住金公司却根本没有什么实际动作,使出了“拖”字诀。也不跟这4名被强征韩国劳工的代表接触,反而借日本媒体宣扬日本企业不应该赔这笔钱。

  因为日本方面自己心里也心虚:

  一方面如果开了这个先例,日本不少大企业在二战前和二战过程中都有“强征外国劳工”的案底,这些企业接下来都会面临类似的诉讼和赔偿。另一方面,就新日铁住金这一家公司来说,如果对这四名韩国劳工做出赔偿,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多其他国家劳工起诉索赔。

  所以,新日铁住金和日本政府方面希望通过与韩国政府展开谈判,来解决这个赔偿案件。

  但是,正因为新日铁住金公司一直没有执行判决的动向,原告律师团在去年12月向法院提交申请,要求扣押新日铁住金与韩国浦项制铁在韩合资成立的PNR公司中新日铁住金所持的股份。于是,韩国法院1月3日批准律师团申请,并向该公司发送相关文件。

  PNR公司全景

  1月9日,韩国大邱地方法院浦项分院表示,原告已经书面提交的扣押申请当天下午送达至PNR公司,由此扣押命令正式生效。新日铁住金将丧失对该公司8.1075万股股份(市值约合人民币240万元)的处置权。

  这下日本公司方面傻眼。 因为扣押程序生效后,新日铁住金公司将无法剥离其在PNR合资企业中30%的股份,也就是234万股,价值约为110亿韩元(折合为980万美元)。

  韩日关系此前本就冷淡,韩国这个判决又让双边关系雪上加霜。日本安倍政府强烈谴责这一判决,并坚持认为赔偿问题在1965年签订的一项协议中得到了“彻底和最终”的解决。

  日本方面宣称,新日铁住金公司的资产不太可能被很快没收,如果韩国政府真的采取行动,日本政府将寻求与韩国展开谈判。安倍晋三则指示各部委“考虑根据国际法采取具体措施,以表明我们对此事的坚定立场”。

  二战强征劳工案原告律师

  据称,日本可能会将此案闹到国际法院,寻求进行审理。实际上,有消息人士指出,因被扣资产仅为日方资本金的一小部分,因此即使被扣也不会对该企业运营造成实际影响。日方完全是小题大做。

  作为回击,文在寅1月10日批评说,日本政治领袖们在对日索赔胜诉问题上制造并助长政治争议不明智也不可取。行政不能干预司法,韩国政府要尊重法院的判决,日本政府同样如此。即使对韩国法院的判决怀有不满,也是无可奈何的。

  

  作为争议的另一方,日本人为什么认为不应该赔偿韩国劳工?

  日本方面称,根据1965年达成两国恢复外交关系的条约,已经彻底解决了有关历史赔偿问题,韩国法院的裁决违反了这一条约和国际法。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更是放出狠话,“如果出现任何损害日本企业利益的情况,必须立即采取必要行动。”

  这次引发韩日矛盾突然升级的新日铁住金公司,是一家以制造钢铁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其粗钢产量居日本第一、世界第三,仅次于卢森堡的安赛乐米塔尔、中国的宝武钢铁集团。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新日铁住金公司最初还是用中国给日本的“战争赔款”建成的,最早的前身还要追溯到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官办八幡制铁厂。

  明治时代中期,日本为了改变炼钢业落后的局面,加强军备制造,计划建立专门的炼钢厂。但当时日本缺少资金和技术。1894年甲午战争后,日本利用中国的赔款,从德国引进全套设备,并开始建立炼钢厂。1901年,由日本政府出资建立的八幡制铁厂(位于福冈县八幡村)正式成立。

  八幡制铁厂建成后,不仅为日本军工产业提供了大量物资,而且还为日本军工产业和重工业的发展奠定了稳固基础。此后,经过多次修建和扩建,八幡制铁厂的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到1916年其钢年产量达到30万吨,占日本全国总产量的70%-80%。

  1934年,日本钢铁行业大合并,八幡制铁厂与其他6家民营制钢厂合并,组成了日本制铁公司,即现在的新日铁住金公司的前身。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日本制铁公司一直负责制造各种军需用品。

  八幡制铁厂外景

  现在日本人和韩国人争吵的焦点,就是在二战期间新日铁住金公司非法强征韩国劳动的一段往事。当时新日铁住金公司的身份还是“日本制铁”,而历史的有趣就在于此。

  2018年5月,新日铁住金公司宣布将从2019年4月开始,更名为“日本制铁”。新日铁住金公司高层的理由是,要让大家知道“制铁”来自日本,但这样的举措无疑也让人们回想起那段残酷的噩梦。

  对于这次韩日之间的争执,日本政府与民间的声音几乎一致,即都反对继续赔偿。而日本方面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赔偿,原因也很简单:

  第一,日本人认为在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时,有关赔偿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了,因此现在没有必要继续赔偿。 而且如果在新日铁住金公司问题上做出让步的话,那么韩国人今后还会拿历史问题来反复打压日本。

  第二,日本人觉得韩国人不守信用、背信弃义。 就像上文提到的那样,日本人认为强征劳工问题早在1965年就已经解决了,现在韩国人拿这个说事儿,是在破坏日韩关系。比如,日本《产经新闻》则强烈批评韩国,韩国在强征劳工问题上的判决是“无视日韩邦交正常化协定精神。这份协定不是战后日韩关系的基础吗?”

  但是,文在寅的回击也有理有据:韩国最高法院认定个人的对日索赔权并不因《韩日请求权协定》而消失,受害劳工的伤痛有待切实疗愈,韩日两国应认真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这些不是韩国政府制造的麻烦,而是不幸的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 

  

  实际上,日本的反韩情绪和韩国的反日情绪长期存在。记得刀哥留学期间,一本名为《呆韩论》的书在日本一度成为畅销书,此后还出现了诸如《嫌韩论》《恶韩论》的图书,均是批评讽刺韩国人、韩国文化。

  除了这次的新日铁住金事件,由于最近发生的“飞机雷达照射”事件也使得两国民众互看对方不爽。

  所以,在日本互联网上,也有不少网民大骂韩国。比如“对韩国进行经济制裁,最后断交不好吗?!”“韩国这个垃圾国家”“韩国的文在寅是个没有信用的总统”等。而韩国民众也在网络上大骂日本企业和安倍政府。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韩日两国之间,这场因为历史问题衍生的新矛盾?

  从历史情感上来说,我们绝对支持韩国那些受害者向日本企业追讨赔偿,中国也也有很多类似的受害者,他们也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

  但是从东北亚地区和平发展的角度来说,刀哥也不希望看到周边地区又陷入紧张的矛盾对立,刚刚有点改善的中日关系,又回到针锋相对的对抗状态。那样的话,我们只会多一个敌人或对手。

  历史是一面镜子。

  日本政府担心韩国最高法院的判决,会对中国的司法机构也产生影响。但是,有了这种担心以后,日本政府应该采取更加积极、主动、适应新时期的解决方法,寻求新的政治智慧,而不是以“强硬”去回击。

  这次韩国最高法院以判决的方式进行“司法介入”,让“历史牌局”发生了变化,打牌对手都不得不寻找新牌。在这个新牌没有甩出来以前,韩日关系很有可能从“低”降“谷”,由“冷”向“冰”。

  解决历史问题,同样需要大局观,需要政治智慧。但是,这同样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不可能完全是平稳和谐的,有时候会有相当猛烈的碰撞和一些不确定因素的出现。这是一个摩擦与磨合并存的过程,也是一个走向历史和解所不可缺少的过程。

  从目前来看,日本政府期望通过两国政府之间的谈判来解决的可能性是不大的,因为它直接破坏韩日两国的核心价值与体制——司法独立,韩国不可能因为日本的“双重价值观”而让步的。

  谈到东亚和亚洲的地缘政治,从来都离不开历史问题。直白地说,就是离不开日本二战期间的对外侵略问题。

  日本应该深刻认识到,解决这个问题,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也不是某一届政权某一个协定就可以完全解决的。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的后果是严重的,需要相当时日去弥补。

  因此,日本政府今天应该看到这种历史的传承性,不断地反省侵略历史,不断地真心实意推进历史和解、国家和解、民族和解,而不是遇到对方出“历史牌”的时候,就立刻想抓到“小王”或者“大王”,强烈地反弹对方。

  历史问题,是日本与东亚关系中永远不可回避的内容。

  (感谢蒋丰先生为本文提供的帮助)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责编:薛艺磊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